南通长牌的听牌技巧|打麻将什么是听牌
地方頻道:
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>科技

把核桃樹變成“搖錢樹”

  潘學軍(左二)在田間傳授農戶核桃高接后的管理。
  宋 斌攝

  潘學軍示范講授核桃病害刮除與防治。
  胡景銘攝

  貴州省赫章縣地處烏蒙山區深處,境內山高坡陡,溝壑縱橫,曾是遠近聞名的貧困縣。貴州俗語“納威赫,去不得”里的“赫”,指的就是這兒。

  赫章雖窮,但核桃樹資源豐富。可惜的是,一直以來這個優勢并沒有被充分發掘。直到2006年,“核桃專家”潘學軍的到來,才讓當地人意識到:生長在自家房前屋后的核桃樹,其實是棵“搖錢樹”。在潘學軍團隊的帶領指導下,大伙兒開始把勁兒往核桃種植上使。

  “赫章核桃”自此煥發生機——13年間,種植面積從14萬畝增加到163萬畝,年產值大幅提高,種植戶年人均增收5000元。如今,赫章縣已是聞名遐邇的核桃之鄉,核桃產量高、質量優,成為當地農民脫貧致富的重要支柱產業。潘學軍也因此被老鄉們親切地稱為“潘核桃”。

  核桃產業要發展,必須先解決主導品種質量的問題

  “潘核桃”原本與核桃一點關系都沒有。來赫章之前,他一直跟葡萄打交道。

  2006年,貴州大學與赫章縣建立了全面的合作關系,潘學軍以科技特派員的身份到縣里參與扶貧。在調研中,他發現,赫章海拔高,光照長、溫差大,特別適宜核桃生長,發展核桃應該大有可為。“只要核桃產業做好了,就有望使老鄉們擺脫貧困。”

  盡管研究了多年的葡萄,但一想到能幫助當地老百姓脫貧致富,潘學軍毫不猶豫地“轉攻”核桃。通過走村串戶探訪,潘學軍了解到,赫章縣核桃種植歷史悠久,大部分人也靠種植核桃吃飯,但沒有主導品種,而且傳統種樹的方式是“靠天吃飯”,任其自然生長,從不打理,多是錘不動的“鐵核桃”。

  “好種出好苗。”潘學軍認為,和所有果樹類一樣,核桃產業要發展,必須先解決品種質量的問題。“如果仍舊是這些‘鐵核桃’,就別指望能形成產業化發展,更別談帶動百姓脫貧致富了。”

  于是,潘學軍決定先從最基礎的選種開始。選種的難度出乎他的意料。一些好樹種往往生長在很偏僻的地方,到那里最少得走三四個小時的山路。一次,老鄉們提到,有一個村子里有棵核桃樹品種特別好。聽到消息后,潘學軍一大早就驅車從縣城往村子里趕。

  “用5個小時開到鎮上,接著往村里開又花費了2個小時。到村口后,越野車進不去了,我們只能改坐老鄉的摩托車。下了摩托車,以為應該到了,老鄉說還得翻過一座山。”潘學軍說,直到下午6點,他們才終于看到了那棵核桃樹。“像這樣能找到都算是幸運的,有時奔波半天,連個樹影都沒有。”

  為了選育出優良的核桃品種,潘學軍的腳步并未只停留在赫章。兩年多的時間里他走了貴州的88個縣市,最終硬是從100多萬株核桃樹中選育出了4個核桃優質新品種,并命名為“黔核”系列。

  好品種是有了,但還缺好技術。“傳統核桃種植掛果期長達10年,收效太慢。”潘學軍說。

  怎么辦?潘學軍想到了“嫁接”。“通過嫁接,能夠保障核桃樹在開花結果時營養更充足、更均衡,既能增產增質,又能縮短掛果期。”

  針對赫章縣本地核桃樹品種的嫁接改良,潘學軍又帶領團隊下功夫研究相關技術。“現在,我們的嫁接苗4年就可以開始掛果,8年就可以達到畝產300斤。”潘學軍說起來頗為自豪。

  讓老百姓接受的最好辦法,就是做出成效給他們看

  品種和技術都有了,接下來的重頭戲就是進村入戶推廣。

  潘學軍發現,在赫章發展核桃,最難的不是育種,也不是嫁接,而是轉變老百姓的觀念。之前,老百姓種下核桃樹后就再也不管,靠天吃飯,雖然收益少,但不花力氣。現在,要他們給核桃樹嫁接、施肥、疏花疏果,老百姓一時接受不了。

  “要讓老百姓接受科學種樹的最好辦法,就是做出成效給他們看。”潘學軍說。

  財神鎮的農戶李富貴比較愿意嘗試新事物,他決定讓潘學軍在自家地里試一試。潘學軍在李富貴家的種植園做了嫁接對比,一塊地嫁接的是“黔核”系列品種,另一塊地嫁接了外地品種“香玲”。實驗初期,看到“香玲”結果快,李富貴有些繃不住了,對潘學軍說:“你們搞的這些‘本地軍’不如‘外來兵’啊!”結果過了三年后,“劇情”開始反轉。“香玲”大部分葉子開始耷拉枯萎,而“黔核”卻依然郁郁蔥蔥。實踐面前,李富貴心服口服。

  在羅州鎮高山村,村民江應文的400多株核桃樹上,密密麻麻掛滿了小核桃。潘學軍看到后對他說:“果結得太多了,影響產量,必須疏果。”

  “不行,摘掉多可惜。”江應文死活不答應。潘學軍不肯放棄,繼續說服。“那這樣吧,我找一棵樹,一半疏果,一半不疏果,等秋天看看哪邊收成好。”江應文勉強應允下來。秋天收完核桃后,一上秤,疏果的那邊果然足足重了9公斤。江應文也服氣了。

  看到實實在在的成效,更多農戶的態度開始發生變化。他們從起初的質疑、拒絕種植,變為紛紛主動要求引進核桃新品種及嫁接技術。

  潘學軍很開心,不辭辛苦、手把手地教農戶怎么種。為了便于交流,他還學會了很多赫章“土話”。“比如,我告訴老鄉,好核桃的標準就是‘脹不脹、白不白、香不香’,‘脹’就是飽滿的意思。”

  一來二去,老鄉們也越來越信賴潘學軍,他推薦做什么就跟著做什么。幾年下來,核桃新品種種植顯著促進了增產增收。

  這還不是潘學軍的最終目標。“核桃不光可以簡單地賣果子,還可以用來制作核桃乳、核桃油、核桃糖、核桃酒等。我希望能夠將赫章核桃業做成一條高附加值產業鏈,真正幫助老鄉們脫貧致富。”潘學軍說。

  潘學軍主動牽線搭橋,幫助當地引進了外地的核桃乳生產企業、農產品深加工企業等,為延伸核桃產業鏈、促進核桃產業發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

  做一名優秀的科技特派員,一定要到現場,要深入田間地頭

  成為一個優秀的科技特派員,最重要的是什么?

  每次面對這個問題,潘學軍都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一定要到現場,要深入田間地頭。”

  赫章是國家級貧困縣,2006年那會兒,縣城還不通高速,也沒有鐵路,交通極為不便。從貴州大學到赫章,單程就要12個小時以上。路程遙遠,擋不住潘學軍深入田間地頭的腳步。

  培育新品種時,不管這些樹是在大山頂上,還是在懸崖邊上,潘學軍都會堅持到現場測量、取樣。“常常累得飯都不想吃,回到住處蒙頭就睡。”

  對此,他的一些學生很不解:為什么連最簡單的測量也要親自跑一趟?

  “一是為了得到更準確的數據,二是為了不辜負老鄉們的期待和信任。”潘學軍說。

  潘學軍講了一個小故事。赫章縣財神鎮財神村的常呂端家有3棵很優質的核桃樹種,被研究小組選中做實驗。頭一天抽樣結束后,第二天再去時,發現常呂端和老伴看起來很疲憊。一問才知道,兩位老人怕做過實驗的核桃樹有閃失,在樹下守了一夜。老人說,那是他們的養老樹,要看好它。

  每年2/3時間在下鄉,這成了潘學軍的常態。哪怕是對農戶的技術指導,他也一定要面對面地談,手把手地教。“在教室里講半天理論,老鄉們一般不容易懂。實地一操作,他們立馬就明白了。”

  原本是貧困戶的李富貴,經潘學軍手把手的指導,建起核桃采穗圃,一躍成為家庭年收入超過6萬元的脫貧戶。他本人也成為一名核桃嫁接管理技術員。

  這幾年,潘學軍還培養出200多名科技特派員。越來越多的“潘核桃”走進田間地頭,和當地果農一起,讓“搖錢樹”不停地長出累累碩果。


 

(責編:牛鏞、岳弘彬)


南通长牌的听牌技巧 冠通游戏 乐享彩票app下载手机版下载 时时挂机方案 21点游戏中文版下载 汇聚彩票 即时比分新浪 如何打印彩票投注单 球探比分网足球即时比 快乐时时走势图开奖 pc蛋蛋谁做出来的